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大鱼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创业者和职场人的启蒙导师
你的位置:首页 » 创业故事 » 正文

村村乐胡伟:靠在农村刷墙,每年已上千万营收,估值达10亿

阿牛 • 2017年9月20日 • 次阅读 • 0个评论 标签 : 农村电商 农村创业 商业模式

村村乐胡伟:靠在农村刷墙,每年已上千万营收,估值达10亿

曾经的农村娃用自己聪明才智实现了成功,也回报了农村。


一、他发现,农村仍像信息闭塞的“孤岛”


今年40岁出头的胡伟,来自河南驻马店史庄村。少年时,家里穷得没电视他就听收音机获得信息,那时他听着收音机,对里面讲的国外互联网发展十分着迷。


1995年,这个争气的农村娃考上了吉林工业大学(2000年合并至吉林大学),报考的就是计算机系。


“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村里很多人帮着凑钱,没钱的端来一盘饺子。”后来他回忆,从那时起他就暗暗发誓,将来要为落后贫穷的乡村做些什么。


大学毕业后,成绩优异的他到联想待了两年。但是进入一家大公司当一颗小小螺丝钉,并不是他的志向。


2001年,他一咬牙离开联想打算自己创业。在那之后,他倒腾了好多生意。


彼时,国家推行 “家电下乡”政策,中影集团每个月都在全国各地64万个行政村放一部露天电影。胡伟的公司接了部分这些业务。


从2009年做到2012年“家电下乡”政策结束前,胡伟他们一共到农村放了320万场电影,也走遍了全国的几个重点省份的农村。


这过程中,他发现尽管城镇里的娱乐休闲、生活方式已因互联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广大农村却仍然像一个个信息闭塞的孤岛。


二、农村网站初始:养猪、种植、婚恋、寻人


他决心把互联网引进农村,让农村人也能享受互联网的便捷。


说干就干。2010年,胡伟仿照美国社交网站Facebook创建了针对农村地区的社交平台“村村乐”。


在这个网站上,有全国各地各个乡村的主业,供网友交友、晒照片、写日志、发布供求信息。

当时智能手机刚刚兴起,农村网民还没有很多。


为了打开知名度,胡伟有意识地吸引学生、外出务工人员等从农村出去的第一批成熟网民熟悉论坛,再通过他们口口相传,网站的名气渐渐大起来。


一开始,各地村民在网站上分享猪怎么养、荔枝怎么种,还有交友的、婚恋的、寻人的。


2013年,一名90多岁台湾老兵抱着试试的心态,在“村村乐”上寻找他在大陆的弟弟,一个多月后竟然奇迹般地找到了。


网站的人气越来越旺,这时有一个家电的企业找到胡伟,问他能不能帮忙做一个市场调查,了解下电视机在农村的销售情况、村民的购买喜好等。


胡伟接下单子后,发动那些在农村的网民们,按计件付款的方式,让他们帮忙做问卷调查。很快这个单子就完成了,不仅那些帮忙的网民赚到了钱,胡伟的公司也开始有了第一笔收入。


看到胡伟在农村的执行力这么强,这家电企业又找到他,问能不能在农村做广告。


在农村,广告通常是刷在墙上的。“一般是刷在小卖店对面的墙上。”胡伟说。


他将这份“刷墙”的工作发布在“村村乐”上,村民可以自己报名来“接活”。为此,胡伟和他的团队还开发了一款手机应用,接了活的村民要定期拍照反馈,看墙上的广告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就补上。


三、每个村选个“站长”解决实际问题


为了更好地深入农村,胡伟在网站设立了站长制度。


从村支书、大学生村官和在外的农民大学生体中,每个村选取一位负责人来管理该村上网用户,同时承接“村村乐”发放的刷墙、拉横幅等“任务”。


“这群人在当地具有较高的口碑和可信度,同时也更了解那个村的情况。”


每个村有一个站,每个站都有站长管理。


这些站长通过承接上游下派的任务获得双重收益:


一是经济利益,在河南一些大的县城,一个站长一个月获得的额外收益可以达到七八千元;


二是心理上的满足,因为借助网站帮本村村民解决实际问题,不少站长渐渐成了本村的意见领袖和信息集散中心,这让站长们都觉得很是兴奋。


四、300元一面广告墙,阿里京东都找他


胡伟认为,比起城市写字楼动辄数万元一个月的广告,农村平均300元一面墙,广告可以投放3个月,农村里的“墙体”价值显然更大,宣传效果显然更好。


许多的品牌也开始意识到农村市场的重要性。据说“三株口服液”最鼎盛的时候,都把广告都刷到了农村的猪圈上。


对胡伟来说的重要转折是在2014年。当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上市,马云高喊“未来的行业爆发点在农村”。几乎与此同时,阿里、京东、苏宁都亲赴农村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刷墙大战,农村刷墙广告一家比一家厉害……


巨头们的战争,反而给在农村市场深耕多年的胡伟带来机会。


“我们在村儿里有人。”胡伟说,当巨头们要在农村投广告时,“村村乐”比起一般的公司,最大的优势就是站长和庞大的农村网民。


“我们直接向企业提供详细的乡村名单,再将客户想要投广告的区域发布到网站,并通知这个区域的网络‘村官’来完成任务。”


这种“接地气”的方式,让胡伟的“刷墙”生意越做越好,客户络绎不绝找上门来做广告。


五、每年已上千万营收,估值达10亿


现在,胡伟的业务已经从刷墙,渗透到了“三农”领域的各个毛细血管,如化肥直销、招工信息和农村金融等业务。


村村乐与小卖部的合作形式也是多种多样。


例如,为小卖部提供免费WiFi、让村民与互联网连接;小卖部使用村村乐品牌,帮忙发张宣传页、门口放场电影、联合上游厂商做一些免费试用品;门口竖广告牌……


现在,村村乐每年约有上千万元的营收,业务能覆盖全国64万个村庄,门户站长共计32万人。近几年,村村乐一度受到资本的追捧,甚至被VC估值10亿元。


而通过“村村乐”网站接任务赚到钱的村民,大概有10万人,利用农闲时间他们接任务“刷墙”等,平均每人每年最少赚1000元,最多的一年赚了10万元。


除了创始人胡伟,后来加入进来的运营总监陈吉峦、齐得钧,他们都是地地道道农村孩子,分别来自浙江农村,福建农村和河南农村。


“我希望把它建成农业的阿里巴巴 。”胡伟说。


毛主席说过:“得农村者得天下。”这句话放在胡伟的身上同样适用。


生于农村长于农村,敏锐察觉到农村的新变化新需求,曾经的农村娃用自己聪明才智实现了成功,也回报了农村。


作者:江直竖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农村电商 农村创业 商业模式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