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大鱼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创业者和职场人的启蒙导师
你的位置:首页 » 创业故事 » 正文

优客工场毛大庆:从高级金领辞职创业 2年内做出一个70亿元的独角兽

阿牛 • 2017年8月9日 • 次阅读 • 0个评论 标签 : 辞职创业 独角兽企业

优客工场毛大庆:从高级金领辞职创业 2年内做出一个70亿元的独角兽

01


2016年,作为优客工场创始人、前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的毛大庆突然以另一个身份被频繁提及:畅销书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亲笔自传《鞋狗(shoe dog)》的中文版译者。


据毛大庆介绍,这本书居于中国大陆2016年翻译著作销量排行榜的榜首,“有可能它会变成新中国成立以来人物传记类的翻译单行本的销售冠军,超过《乔布斯传》”。他对这本书的成绩相当满意。


他有自己独特却也常常是迫不得已的翻译方法。在等待飞机或飞行的间隙,毛大庆会把英文原版拿出来认真阅读,在必要的地方做上标记,再把读完的部分夹起来。等到终于安静下来的某一个时刻,比如礼拜天的晚上,他会用整段的时间快速地翻译出来。


毛大庆称,自己的英语并不优秀,却有着特别好的中文写作能力。“我是一个对语言有天生偏好的人,中学时代作文基本都是A,所以我不是直接翻译英文,而是理解之后的编写。”


“意译”让毛大庆摆脱了词法句式的纠缠,更能从心底触摸奈特,感知他创业时资不抵债、资金链断裂、合作伙伴背叛等超乎想象的折磨。作为“常常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创业者,毛大庆对这样的煎熬感受更为深切。


他在序言中写道:“我,身为两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又是一名马拉松运动的狂热爱好者,在英文与中文的切换中,甚至有一种与奈特先生时空交错的酣畅。”


02


2015年3月,毛大庆宣布从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任上辞职,创办优客工场。


2017年1月18日,优客工场宣布获得B轮4亿融资,估值攀升至70亿元人民币,成为国内联合办公领域第一只“独角兽”。目前,优客工场累计融资近13亿元,在16个城市拥有66个空间。


“我们前面的榜样就是WeWork。”毛大庆告诉《中国企业家》。WeWork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联合办公创业公司,根据公开报道,其在2016年的估值高达160亿美元,目前正在加速进军中国的步伐。


但与此同时,针对联合办公泡沫问题的质疑也从未消失。


伴随着不少联合办公空间的倒下,过于依赖政府补贴、盈利模式单一、创业热潮退烧等质疑,时有发生。


这让优客工场的处境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乐观。为了培养这只“独角兽”的生存本领,毛大庆没少花心思。


国内第一只联合办公独角兽,为什么会是优客工场?


或许可以从早期的融资中看出细微的脉络。


03


2015年七八月份,优客工场开启A轮融资。资本市场此时也因股灾出现剧烈动荡。毛大庆和CFO刘岩在一个月时间里见了30家私募机构,平均每天开六七个会。


实际上在A轮投资确定之前,毛大庆不仅没有产品可以展示,他和同事们甚至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要怎么做,“优客工场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


首席战略资源官刘英对这段经历记忆颇深。A轮尽调开始时,恰好毛大庆带着大部队在美国考察学习,只有几个合伙人在公司。对于要不要只出租桌子赚差价、要不要从进驻的服务商收入中切出一部分等重要问题,团队之间争执不下。“在7天7夜里,我们就不停地开电话会议讨论。大量的写东西发邮件,每一个人每一个部门都在发表自己的意见。”刘英说。


7天之后,团队就盈利模式达成一致,不只是出租办公桌,桌子只是入口,要通过基础增值服务、会员体系等获得利润。


歌斐资产很快就确定成为A轮领投方之一,他们在天使轮就参与了进去,其母公司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汪静波正是毛大庆最初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对优客工场的运作已经颇为了解。但最重要的是,歌斐资产旗下的房地产基金也发现整个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在向存量资产运营方向转型,它需要优客工场协助。“我们是PE和房地产基金都投了进去。”歌斐资产该项目负责人告诉本刊,“这样未来我们再收项目的时候,优客工场也可以帮我们运营。”


2015年9月16日,优客工场宣布获得2亿元A轮融资,歌斐资产、汉富控股领投1亿元,真格基金、红杉资本、中城承扶等进行跟投。优客工场估值上升至20亿元。


2016年6月,优客工场的Pre-B轮融资进行了重要革新,允许银泰置地以资产折现入股。据公开报道,在银泰置地战略投资中,有一部分是资产投资,即银泰以其全国8个场地的10年租赁权,加上部分项目的部分装修款项折现为投资额,战略入股优客工场。而优客工场也将借力银泰布局成都、武汉、杭州、济南、合肥等省会城市。


通过这种方式,地产商找到了运营方,又不用付出多少现金就可以战略入股,而优客工场则获得了想要的场地资源,“不需要花钱房子就给我们了,它也变成了我们资产的一个很有利的补充,在我们的估值上也能体现出非常好的价值。”毛大庆说。而在这次入股后,优客工场的估值上升到45亿。


04


就在刚刚完成的B轮融资中,也再次出现了俊发地产、大宏集团等地产商的名字。


与此同时,优客工场在2016年也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负责项目拓展的刘英,在最忙的时候常常一天需要飞3个城市,2016年优客工场一举拿下51个项目,这一数量甚至比大部分联合办公空间的总数都要多。


拿下的项目中,既有传统的业主直租,也有银泰置地这样股东的合作项目,同时优客工场也把战略投资作为拓展方式,入股了无界空间、河南UFO空间、AA加速器等项目。入股无界空间后,优客工场在北京一下就多出了8个点,而UFO所在的河南区域正好是他们的空白,未来这一区域都将由UFO来运营。


优客工场把盈利模式分为四个部分:办公桌出租;基础增值服务,如会议室、IT维修服务等;高级服务,如培训、传媒推广、活动组织等;会员体系,收取相应的会员费,加入会员即可享受各种资源与福利。


随着项目数量和入驻团队增加,一些高频使用而且还能盈利的服务,优客工场就会把他们做大,进而形成独立的公司,商学院、传媒公司等等近二十多家公司随之诞生。


连锁化之后相互之间链接的需求也促使优客工场必须互联网化,当优客工场的APP诞生后,团队就把所有可以在线操作的手法放了进去。“分时办公、移动办公、会员制等等,人多了就可以在线上组圈子,进行互动,之后就会产生社群,还可以在这里面卖东西,产生交易。”毛大庆说。


毛大庆一直希望建设一个以社群为基础的商业社交和资源配置平台,当这个平台成员之间产生互动,火花随时就有可能产生。他认为优客工场的核心不是办公,是连接人与人、人与服务、对接各种资源的分享平台。


“如果企业达到三四千,客户达到数万人,企业背后自带的流量可能就是几亿。当流量足够大的时候,就可以产生很多模式。”


此外,优客工场也在尝试品牌和管理输出。2016年底,优客工场首次向外提供管理输出服务,而这也将成为优客工场2017年重要业务之一。“管理输出现在才三四个项目,但我会尽快扩大管理输出的量,今年计划是10个左右的管理输出项目。如果做得很稳很好,明年这块就会加大,自营则会放慢。”


毛大庆提出的新的盈利模式还包括定制空间业务、生态股权投资等形式,即便是直营业务,他也在向更加有趣和垂直的方向靠近。据他介绍,优客工场将会与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合作,把兰会所改造成一个包含餐饮、台湾主题文化展示的台湾艺人演艺圈的联合办公空间。


之前,租金收入占优客工场收入的90%,2017年可能降到70%。“而理想的状态应该六四开,60%是租金,40%是其他收入。”毛大庆说。


05


时间拨回到2014年,这一年毛大庆过得并不平静。


5月份,所谓的“内部发言”风波后,坊间一直流传着他将离职的消息。


是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已经持续多年下滑,商品房销售数据一直徘徊在下降区间。毛大庆感觉到,房地产存量资产运营的时代正在来临。“激活不动产的价值是一个非常大的业务,中国有152万亿的存量资产。”毛大庆说。而联合办公正是为数不多的手段之一。


身居高位、年薪千万的毛大庆在纠结要不要创业。他问过不止一个人,“我想创业,你觉得靠谱吗?”他不知道一旦离开万科的平台,自己积累的人脉和资源是否还有用。


来来回回想了一年、找人聊了一年之后,2015年2月14日情人节的晚上,在真格基金徐小平家里,毛大庆和真格基金、红杉资本、创新工场、诺亚财富等多家资本的合伙人、也是他的老朋友围在一起,宣布创业。


“我的创业是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大概有11家基金联合策划的。”毛大庆说,“我们商量好,我出来创业,他们在后面支持我。大家创什么呢?一起想好了,咱就干(联合办公)这件事。”


2015年3月8日,毛大庆发表公开信宣布离职创业,他要进入的正是联合办公领域。就在3天前,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4月17日,优客工场宣布成立。


在毛大庆宣布创业的第二天,阳光100集团常务副总裁范小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要提供一个8000平方米的场地给他。毛大庆在跟“绝对的朋友、哥们儿”阳光100集团董事长易小迪谈了半个小时后就敲定了合作,3天之后,场地就交到了毛大庆的手中。


除了经验,朋友们拿出了真金白银的支持。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拿出4个项目和优客工场合作,这几乎是毛大庆最早拿到的十余个项目的三分之一。


毛大庆称之为朋友圈创业,“不是我一个人在作战”,“我们公司的起点,都是朋友们给抬起来的”。有时他夜里2点找徐小平,对方会马上跟他讨论。刚开业不久,当时身体已经抱恙的刘晓光就带着阿拉善的成员来做活动。王石也几次跑过来给他站台。


“只有创业之后才体会到,跟什么人一起往前走特别重要,他们的能量反射到你身上,才有了你的能量。太阳照在你上头,你才能亮。所以我一直心里充满感恩。”毛大庆说。


但并不都是掌声,他还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质疑。有人质疑联合办公根本就不成立,即便成立,曾经养尊处优的一个高级经理人也不可能干得成。“盈利模式、团队方方面面都会被质疑。”甚至他也经常问自己、质疑自己,这样走到底对不对,下一步该怎么突破?


估值越高、员工越多,毛大庆的焦虑感也越来越重。他也在心里想过一旦失败怎么办。


对他而言,更大的挑战来自于角色的转变。他需要花很多时间在找人用人留人激励人以及打磨商业模式之上,这是他在万科时不曾遇到的。“原来不太需要费劲的事,现在很费劲。”


06


创业后,他的睡眠被压缩到每天2~4个小时。一起创业两年,刘英感到“崩溃”的是,在自己全力向前冲还跟不上毛大庆的时候,他还能抽出时间翻译两本书,跑十六七个马拉松。


跑步是毛大庆放空自己的方式。他说自己在跑步的时候什么事儿都不想,就是与自己的身体对话。“我不用去思考复杂的竞争与你死我活,它是自我反省、自我救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不用去求人,不用去依附于什么人,也不用去考虑别的什么,我只需要对我自己有一个交代就好。”


回到办公桌前,毛大庆与优客工场投入的是另一场赛跑。


2016年初,行业巨头WeWork正式进入中国,它在北京的第一家社区,2017年3月将在阳光100优客工场向西不足两公里之外的地方开业。


国内追赶者的身影也不少。2016年1月和11月,氪空间分别完成A和A+两轮融资,根据计划,全国氪空间社区数量将在2016年底达到40个,2017年氪空间将在全国开业60个新社区。


但毛大庆却开始慢下来。经过2016年爆发式的签约,2017年将会有30多个优客工场集中开业,因此他也将2017年定为运营年,“2017年会是一个比较大的爆发点。社区开起来了就得装满企业,今年重点就是这些开业的场地。”


根据他的计划,优客工场今年会将店的总量控制在70~75个,也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十余个,这相比去年的速度大大减缓。


但与此同时,国际化业务开始推进。据毛大庆介绍,优客工场新加坡店即将正式开业,而纽约和伦敦店也已经“在半路上”。“我们将会成为一个进来或走出中国的通道,吸引所有想与中国市场发生联系的公司进来。”刘英这样解释优客工场的国际化逻辑。


也正是在优客工场迅猛发展的2016年,2月深圳“地库”孵化器倒闭,4月下旬,深圳老牌孵化器“孔雀”被拆除,10月底,北京Mad Space众创空间宣布倒闭。《2016北京市众创空间蓝皮书》的数据显示,北京市超过55%的众创空间仍然处于亏损状态。


但毛大庆或许并不担心这些,在他看来,现在以及未来的20年都将是创业的时代。只要鼓励创业,优客工场就有机会。


对他而言,这也是一场马拉松。


作者:王雷生(ID:iceo-com-cn)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辞职创业 独角兽企业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