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大鱼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励志共勉
你的位置:首页 » 励志共勉 » 正文

那个年代,或许梦都不在绽放

阿牛 • 2017年10月11日 • 次阅读 • 0个感悟 标签 : 短篇小说 情感文章

那个年代,或许梦都不在绽放

老人走了,在他暗淡的一生中除了一张泛黄的照片什么也没有留下,我忘不掉他临走时看我的那种眼神,是那么的失落而又无奈,嘴里还嘟囔着一些含糊不清而又听不懂的话,我还没有靠近他就这样的离开了。


作为医生的我似乎早已看惯了生死,习惯了有人来过又有人离开。 或许人的一生就如那简陋的照相机,“咔”的一声就永远被定格在了那个画面,看着这张早已泛黄的照片,也许秘密不被人知才是最美丽。


坐上火车离开这所繁华的城市,一路向西,去放纵一次自己,和自己来次约会,也许我能忘掉那位老人和那双无助的眼。


大理是我梦寐以求的城市,我喜欢那里的“风花雪月”,我多么期望能骑着自行车在洱海环海绕上一圈,我还喜欢那里的千年小镇,在客栈中希望梦回古国,体验一次段氏王朝的风采,和那早已失传的六脉神剑。


我真的好羡慕这里的人,能够远离城市的喧嚣,在这小巷里自由的呼吸, 湛蓝的天空中飘荡着些许白云,与洱海水乳交融,似乎这样景色更让人流连忘返,络绎不绝的游客脸上洋溢着幸福,穿梭于每个角落,而像我这样的背包客,走走停停,不知道在找些什么,也许是想拥有一次完美的邂逅。


小巷里各种店铺显而易见,有茶馆,有客栈,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巷道里任意穿梭,然而在一个很容易被错过的角落里有一家很古雅的照相馆。


这家照相馆占地不大,只有30平米左右,里面布局简单,房子中央处摆放着一架老式相机,墙壁上挂满了各类照片。


“先生,您照相?”一位青年随意的问,语气非常柔和,他的年纪应该在30岁左右,手里拿着抹布擦着相机。


“啊!不,”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只是看你这里与其他地方不太一样”


青年还在擦着他的相机,惊讶的说“不太一样?”


他还是在擦着他的相机,我随意的在房间里转了转,每张照片在我眼中一闪而过,我突然停了下来,瞪着那张照片,亲切的能感受到加速的心跳,我打破沉默,指着那张照片问“这张照片?”


青年人抬起头望着那张照片,思索了一会说:“那是我父亲拍的,有50多年了,这是他最得意最爱的一个作品”。


“作品???”


“对,是作品,那是一段很凄凉的爱情故事”


青年人慢慢走近照片,小心翼翼的拿了下来,像妈妈抱孩子一样把它捧在手里,语重心长的说“我爸爸给我讲了好多那个年代的事,这就是其中一个”


那是1967年的夏天,广袤的中国大地正开展着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工 农 学联合起来拥护毛主席,坚决打击走资派,拆孔庙反四旧,当然这里面也有许多人无辜的扣上资本主义的帽子。而这年轻的女孩就是其中一个。


那年她十八岁,一次意外的落水使她认识了这个男人,不久就双双坠入爱河,后来女孩知道他爱的人是名解放军战士,而她自己确是一个戴有阶级帽子的低下人。有一天女孩提出了分手,可是男孩对女孩说为了你我愿意脱下军装。


终于有一天,组织知道了这件事,男孩被批评教育,而且可能会被批判。女孩哭了。


有一天,女孩把男孩约到了这里,对他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还没有一张合影,我怕有一天你会把我忘掉”。


后来战争爆发了,男孩去了前线。


男孩走后,女孩就被抓了起来,说她是走资派,经不起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没有几天女孩就自杀了。


从那以后男孩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故事讲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位老人,看着手里这张早已模糊不清的照片,也许那一刻心都碎了。


那个年代,或许梦都不在绽放。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短篇小说 情感文章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