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大鱼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励志共勉
你的位置:首页 » 励志共勉 » 正文

愚儿不愚,珍儿才愚

阿牛 • 2017年10月10日 • 次阅读 • 0个感悟 标签 : 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

愚儿不愚,珍儿才愚

用三年级语文的词语说,今天的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可本该一个安静的午后,还是被楼下的吵闹声破坏了。“谁让你锁门的,我敲了这么久也不开,你是不是没坐在门口?”


破口大骂的是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叫珍儿,被骂的是和她生活在一起的小个子弟弟,愚儿,愚儿小时候得过脑膜炎,脑子不大灵光,成年后也没娶到老婆,现在老了,老房子又拆了,无依无靠,就跟着姐姐生活。这对姐弟原先和我外婆住在一个村,我小时候,也就是愚儿四五十岁的那会儿,他每天都在村子的路上走,进这家坐坐,去那家瞧瞧,唯一不去就是有小孩的人家,因为每个小孩见到他都会哇哇大哭。愚儿也确实长了副吓人的模样,小锥子脸瘦得能看出骨头形,拉碴胡子贴满了两鬓和下巴,最可怕的是那双小却突兀的眼睛,像一只随时准备觅食的老鼠,又有着野猫半夜干架的凶狠。愚儿总是穿着捡来的不合身的皮夹克,走路时双手时刻拉紧衣服把自己裹好,佝偻的身子架在走得飞快的腿上,若不是从小生活在那个村里,怕是会被当做偷东西的贼抓起来。愚儿不仅每天在村子里走,也会到村子外溜达。有次来到我家这边,隔着条河看见我母亲在门口织毛衣,兴奋地手舞足蹈。母亲对着河对岸的愚儿大喊“来我家坐坐”,愚儿一边点头一边跑起来,母亲给他摘树上的桃儿吃,他不吃,说留着给我和姐姐吃,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愚儿最终吃了一个桃。后来,愚儿每次经过我们村子,都要来我家坐坐,他说他也是母亲娘家人,母亲乐得哈哈大笑。


珍儿我不记得,搬到这栋后才知道她是愚儿的姐姐。母亲常说:愚儿不愚,珍儿才愚。渐渐的,我也这么觉得。珍儿有个厉害的丈夫,以前在外打拼就很能挣钱,现在是小区旁边卫生院的院长,这一片没有不认识他不尊敬他的。一次母亲陪我去卫生院换药,院长看见我母亲,便跑来和她聊天。他说,他家珍儿越来越不对劲了。怎么个不对劲呢?珍儿每天都觉得有人要偷她东西,就命令愚儿不准出门,一直坐在门口,把门锁好守着,她回来敲门愚儿便要第一时间开门,不然就会出现开头的事儿了。针管找不到了,珍儿打电话给院长,说家里半夜遭了贼,把针管偷走了。院长说,你打电话这个钱足够重买一个针管了。珍儿就立刻把电话挂了。院长刚把丢针管的事说完,珍儿来了,大嗓门叫着院长的名字,一副快急哭的样子。珍儿说,有人偷了我的包,包里有钱包、手机和钥匙。伸着脖子,一个词儿一句话的,终于拼凑出事发经过:珍儿背着包去街上溜达,想回家的时候发现包没了,她觉得被人偷了。院长不慌不忙,笑着说:没把你人偷走就好。珍儿笑了,拍着胸脯说:对啊对啊,真是幸好。后来珍儿的包找到了,她忘在卖肉的摊上了,老板也是这片的,没贪她的财。母亲夸院长心态好,珍儿有福。院长说,都是给磨出来的。


院长经常住院里,因为卫生院还是个养老院,职员少院长不放心。下大雨的一天,珍儿去卫生院找院长,说要和院长晚上一起睡院里,院长问有没有和愚儿讲一声,珍儿说讲了,可其实没讲。愚儿见珍儿还没回来,就出门找她,饿着肚子淋了雨,找到晚上十点,愚儿才回来,珍儿没有给愚儿配钥匙,愚儿就坐在门口等。母亲听到声响,让愚儿来我家吃晚饭,愚儿说自己脏还是不进来了,母亲就把饭端给门口的愚儿,愚儿吃完又在门口等了很久。母亲放心不下,跑去院里找院长,院长气得大骂珍儿,珍儿回来又大骂愚儿,问愚儿自己不会去卫生院找她,愚儿说,去了怕丢姐夫的脸。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愚儿出门,但总在电梯里遇见珍儿,珍儿每天都问我是老大还是老二,我说老二,然后便问我宝宝多大了,我说我侄女十个月了,她说,孩子都长这么大了,我们老喽,老喽。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