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大鱼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励志共勉
你的位置:首页 » 励志共勉 » 正文

潇洒离开丧偶式的婚姻

阿牛 • 2017年10月2日 • 次阅读 • 0个感悟 标签 : 短篇小说 情感文章

潇洒离开丧偶式的婚姻

听到开门的声音,欧阳念之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九点过一刻。看到这个时间她微愣了一下,她已经不记得罗明诚有多长时间没有在十二点前归家了。


叩叩,轻掩的书房门被轻轻敲响。“请进。”


罗明诚推门进来说:“念之,我们可以聊聊吗?”


欧阳念之听了罗明诚的话,停下了敲键盘的手指,把双手举起十指交叉放到鼻子前面。这是她在思考的一个习惯动作。她在回想着,上次他们谈话是什么时候。她努力的想着,但是真的想不起来,或者是因为太久,久得她都遗忘了。


罗明诚每天不是加班就是应酬,要不就是在出差。而她每天操心着孩子的衣食起居。一对夫妻,却像两条平行线一样,鲜少有交集。他们不像夫妻,更像是合租住在一间屋子里的陌生人。


念之的嘴角嘲讽的笑了一下,今天找她要聊些什么呢?或许跟外面的流言蜚语有关吧,怕只怕这流言也不是空穴来风。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聊吧,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然后才抬起眼看着罗明诚说:“好。”


罗明诚拿了一把椅子在书桌前坐下,他把手握成拳放在嘴上咳嗽了两下。欧阳念之则静静的坐在哪里,等着他先开口。


罗明诚抬起头看着欧阳念之,当眼睛与念之清亮的目光触碰,有些心虚的转开了目光。念之没有说话,仍然保持之前的姿势,只是在接触到他的目光的时候,扯了一下嘴角,露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


罗明诚清了两下嗓子才说:“念之,我们离婚吧。”


欧阳念之没有任何的反应,至少表面看起来是非常的平静。念之的平静让罗明诚以为她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于是他看着着念之,慢慢的再说一遍:“念之,我们离婚吧。”


念之挑了一下眉吐出一个字:“好。”


“好?”念之的回答让罗明诚没有反应过来,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念之会这么爽快的同意。他回来的路上做好应对念之又哭又闹的准备,就是没有想到念之会这么平静而爽快的答应离婚。


“谈谈财产分割和孩子的抚养权吧?”念之没有废话,直入主题。


罗明诚抱着怀疑态度迟疑一下才说:“孩子跟你,车房都给你,我每个月会给你们生活费。”


听了罗明诚的话,念之嗤笑了一下。罗明诚被念之的嗤笑弄得有点窘迫:“你要是还有其他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


“真的什么条件都会答应吗?”念之似笑非笑的看着愣在哪里的罗明诚说道。


“是,只要我能做到的。”


“好,让我先想想,想到再告诉你。”


“好。”罗明诚说完就站起来,走出了书房。念之听到客厅大门开了又关上。这个时候出去,怕是要去给情人报喜并庆祝一番吧。


离开家的罗明诚站在街灯下抽着烟,他抬头看着家里的灯光,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他好像让念之的平静给吓到了。


只从有了孩子,两人总是有很多的争吵。在罗明诚看来芝麻大的事,念之都能跟他又哭又闹,实在是让他烦透了这样的生活,他害怕面对随时可能歇斯底里的念之,所以罗明诚宁愿不停的应酬加班,也不愿意回家。


罗明诚想不明白,以前温柔的念之为什么不见了?自己在事业上没日没夜的拼搏,只是想给她和孩子更好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吗?而念之总是埋怨他不顾家,埋怨他不理她和孩子。他这么拼命的去工作,还不是为让她生活得更好,但是她为什么却不明白他的苦心。


一年前,在跟念之无休止的争吵中,他认识了跟他们公司有业务来往的陈珊珊,漂亮、知性。她的出现,让罗明诚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她就像美丽的罂粟一样吸引着他。


罗明诚有点烦躁的把烟头扔到地上,用力的踩了几下,驱车驶入了夜色之中。


罗明诚离开后,欧阳念之呆呆的坐了一会,起来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红酒,走到窗前静静的站着。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念之见过罗明诚在外面的女人,很漂亮。听说还很能干,是某知名大企业的高级主管,是大家口中的白骨精,三高人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高。总之,绝对不是她这种不事生产,只想守着一亩三分田平平淡淡过日子的小女子可比。


欧阳念之很多次想过要离婚,但当真的走到了这一步,为什么她的心却是这么的痛,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脸颊。三年恋爱,六年婚姻,就这样结束了。曾经的甜蜜被柴米油盐调配成了一道怪味料理,令人无法下咽。曾经的誓言还言犹在耳,人还是哪个人,但是俩人的爱情已经千疮百孔,轻轻的一阵风吹过,九年的感情,瞬间化为飞灰。为什么时间就是敌不过初相遇的美好?


念之看着窗外云城市中的万家灯火笑了起来。换一个人,换一个住处,换一段新的爱情,开始另一段甜蜜的生活。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欧阳念之仰头喝下手上的红酒,抬手擦干脸上的泪。


她走去儿童房看着熟睡的孩子,内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孩子才四岁,但已经非常懂事。一次念之和罗明诚争吵完,罗明诚摔门而去,孩子走过来抱住痛哭的念之哭着说:“妈妈,你和爸爸吵架我害怕。”


哪一次,念之突然明白,父母亲争吵已经伤害了这个才几岁的孩子,之后念之就算有再多的怨气,也没有在孩子面前和罗明诚争吵了。从此两人也从激烈的争吵变成了互不理睬的冷战。


罗明诚根本不明白,自己并不是想要很多的钱和很好的物质生活,自己只是想要一家三口,闲时能依偎在沙发上看看电视,或者手牵手去公园、去逛超市。但是自从孩子出生以来,罗明诚每天不是要加班出差,就说要应酬。孩子病了找不到他,自己病了也找不到他,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守着孩子。


念之不知道多少次在想,这样丧偶式的婚姻真的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罗明诚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下午就给欧阳念之拿来了离婚协议,一起拿来的还有财产的转让证明和一个转款通知,通知上有一串零在后面,念之没有去数,她还是相信他不会少给。念之把离婚协议看了一遍后,迅速签下了欧阳念之四个字。


从民政局出来,念之停下对跟在后面的罗明诚说:“恭喜你罗先生。”然后转身上了车,离开了民政局。


看着潇洒走掉的欧阳念之,罗明诚真的有点无法接受。她怎么一点都不留恋,就这么干脆的跟他签字离婚,难道她就一点都不难过吗?懊恼了一会的罗明诚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欧阳念之停下车,趴在方向盘上哭得撕心裂肺。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短篇小说 情感文章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