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励志共勉
你的位置:首页 » 励志共勉 » 正文

只要可以活着,就是最好了

阿牛 • 2017年9月26日 • 次阅读 • 0个感悟 标签 : 短篇小说 情感文章

只要可以活着,就是最好了

于厚一直觉得小晴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侣。三年来两人分分合合好多次,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两人都没再碰到更好的对象。最后两人还是领了结婚证。


领了结婚证之后,两人倾其所有买了一套住房。房子在四楼,一梯两户。隔壁住的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妇。令于厚感到纳闷的是,经常见少妇一个人出出进进,却从不见这家的男人。若说这家没男人吧,却时不时见少妇拎着男人的西服、毛衣之类的大包小包出去干洗,还拎着一条又一条的香烟回来。女人脸上的表情,永远是十分满足的那种,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惬意。


有一天晚上,小晴突然神秘兮兮地对于厚说:“知道隔壁女人是谁吗?”


于厚茫然地摇了摇头。小晴说:“还记得去年在槐荫新区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吗?一对夫妻从那经过,7楼楼顶突然掉下一块红砖,丈夫一抬头看到了,立马把身边的妻子推开,红砖把丈夫砸得头破血流,送到医院,不治身亡……”


于厚有些惊愕,说:“你说的那个妻子莫非就是隔壁的女人?”


小晴肯定地点了点头,说:“这是我听楼上的老王告诉我的,他们楼上楼下住了三年了。当她在医院里看到丈夫永远醒不来时,那种痛彻心肺的哭喊,听说连医生都为之动容……”


于厚愣了一分钟,说不出话来。“唉,人哪……”小晴幽幽地说了声。房间里一下子寂静了许多。


第二天,于厚特意到图书馆借阅了去年的报纸。他记得小晴说的这件事当时的报纸登了一整版。没费多大劲,于厚就找到了那条新闻,文章还配了女人一张照片,果然是隔壁女人。报纸上说当时7楼的那块红砖是砸向女人的,被她丈夫无意间一抬头看到了。她丈夫来不及喊叫,果断地把她推向一边,结果红砖准确地砸中了她丈夫的头颅。当她哭天喊地地把丈夫送到医院时,已经不治身亡。


于厚轻叹口气,点燃了一根烟。他知道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口,女人出门拎着的男人西服和进门提着的香烟就可以说明这一点,女人应该又找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男人,重新开始了生活。


回到家里,于厚试图和小晴说说自己对隔壁女人的感想,可小晴正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玩游戏,对他的话毫无反应。于厚有些心烦,他觉得归根结底是自己和小晴相处的时间太长了,长得寡淡无味了。他站起身,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得很大。


还没坐下来,就传来了小晴尖刻的叫声:“你疯了!把声音开这么大,吵得屋子都要翻过来……”


于厚没好气地接道:“你玩你的游戏,我看我的电视,咱们谁也别烦谁……”


两人争吵了几句,于厚索性关了电视,打开门走了出去。一出门,意外地看到隔壁女人正一脸无措地站在门口,他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啦?”


女人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家水龙头坏了,流了一地水。我想、想找个人修修……”


于厚一听,二话没说,返身进了自己家,拿来一把大号扳手,说:“我来试试吧!”


女人感激地说道:“太谢谢了!”


于厚娴熟地为女人换上了新的水龙头。干完活后,女人领着于厚在客厅坐下,他不由细细打量这个家。家很整洁,但却寂静而清冷。在这样一种几近肃穆的空气里,于厚竟然听到了卧室有咳嗽的声音。于厚吓了一跳,朝女人看去,女人正一手端着一杯开水一手握着一包香烟走了过来。


“喝口水吧!”女人把水递给他,又把那包香烟放到他面前。


于厚放下杯子,拿起香烟,是包很常见的“白沙”烟。


女人说:“我爱人最喜欢抽这种烟了。你们男人都喜欢抽这个牌子的烟吧?”


于厚一时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女人刹时明白过来,说:“我知道你注意我很久了,心里有个谜团,是吧?”


女人站起身,朝他招招手,于是于厚跟着女人走进了卧室。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男人的脸修饰得很整洁,双眼却呆滞而迷惘。床旁的床台柜上放着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点燃着一根香烟,袅袅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


女人说:“没有出事前,他最喜欢抽这种牌子的烟了,每天都要一包,所以现在我时不时给他点一根烟让他闻。”


于厚有些傻,走过去,打了句招呼。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却听见女人欣喜地说:“你看,你看,他会转过来看我了。”


于厚奇怪地望向她。女人笑了一下,说:“他是脑外伤性痴呆,医学上叫颅脑外伤性精神障碍。医生说只要坚持不懈地和他沟通,奇迹会降临的。”


于厚声音干涩地问道:“他就是你爱人?”


“是的。”女人说:“他就是我爱人,传说中已死了的爱人。”


女人走过去,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杯水,试了试水温,发觉太凉了,就去倒了些热水掺合。然后,拿起勺子勺了一瓢水,轻轻地喂进男人嘴里。有一些水从唇边溢了出来,女人拿过垫在男人下巴的毛巾,慢慢擦拭。这一系列动作,娴熟而温柔,连于厚这个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女人的柔情。于是,一时就呆了。


女人喂完了男人,说:“你都看见了吧,这就是我的生活。”


于厚懵懂地点了点头,却说不出话来。女人笑笑说:“只要他活着,就是最好的了。我很庆幸自己还能照顾他,给他擦澡、洗衣,买他爱抽的香烟。况且,他的病状有进步,比以前好多了。他能自言自语说些简单的词,他前几天还居然拉着我的手不放……”


于厚有些迟疑地说:“大家都说你爱人死了。”


女人说:“那次的事件被人传得沸沸扬扬,我不想再有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所以撒了一个谎。现在我就希望自己陪着他,陪他一起慢慢康复。医生也说了,这种情况是需要时间的。”


说着,女人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盒烟,掏出一根叼到嘴里,用打火机点燃了,深吸一口,然后把烟又放到烟灰缸里。香烟开始在房间里弥漫、缥缈、缭绕———


于厚感到自己眼里恍惚有什么东西亮晶亮晶的。


进了自己家,小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于厚走过去,轻轻揽住她的肩,幽幽地说了声:“活着,就是最好的。”


小晴有些奇怪,一转头,看到一颗硕大的泪珠从于厚的眼里掉了下来。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短篇小说 情感文章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