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号 | 腾讯号 | 百家号 | 新浪号 | 一点号 | 时间号 | 头条号 | 搜狐号 | 网易号 牛犊网 - 励志共勉
你的位置:首页 » 励志共勉 » 正文

我只是一个叫安雅的女孩

阿牛 • 2017年9月26日 • 次阅读 • 0个感悟 标签 : 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

我只是一个叫安雅的女孩

从那天开始,记忆中的眼睛,不大却很用力的在看世界,看周围的人与物。不管沾染多少的是非黑白,都跟这双眼睛无关。她一直盯着,一直发呆,谁也不知道眼睛里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眼睛后面的故事是如何发展。

      

1,命运


我的记忆从2岁开始,为什么那么深刻。从朦胧中醒来,是梦还是现实分不清楚,真实的发生过。娃娃的哭声把我惊醒,我爬下床,顺着声音进到另一个房间,那里灯光很亮,好多人围坐在床边,一个老太太在为一个女人接生。床上是我的妈妈,我知道那婴儿即将成为我的妹妹——安然。我的故事就从那天凌晨开始,命运也开始转变。


妹妹在大家的关注下长大,而我一直站在门后,贴着门看着他们。妈妈告诉我她带着我来到这个家,是出于爱,爱现在的爸爸,也出于恨,恨我的生父,但跟我无关,只是希望我明白她也爱我。我没见过生父长什么样子,只在记忆中妈妈形容他的时候那张抑郁的脸,其中的痛苦不是我可以想象的到的。那时我5岁,记住了妈妈口中的那个故事。故事在我眼中那么清晰却那么轮廓。


每个人都爱我的妹妹,我也在不断的把自己锁在门后,不断回味被忽略的感觉。我并不羡慕她,也许这就是我不同于其他小孩的特点,反而我也爱我的妹妹,因为她是被祝福而来到世上的,也包括我。一直以来都视自己是个平凡却不正常的小孩,有着孩子应有的纯真于美好,却会拥有别的小孩没有的阴暗。在我自己编织下的真实中,我学会了躲在走廊里思考,期盼着妈妈会心疼的把我带到光明而温暖的房间里,最后还是自己默默躲回房间,在被窝里哭泣。我学会了用任性去引起别人的注意,摔碗踢凳子,等来的是妈妈严厉的批评和长长的扁担,爸爸会站出来替我说话,我躲在角落哽咽。


我对爸爸很生疏,也许是我自己在潜意识的排挤他,他对我很好,但我们不讲话,两个人的独处很可怕。爸爸对妹妹更好,也许真的跟血缘有关,他们特别像,才是真正的有关系吧。妈妈不懂我,也许她觉得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只是太任性太不懂事。我想那时的我已经体会了别的小孩无法体会的酸痛。他们都说姐妹两长的很不像,妹妹比姐姐漂亮。呵呵,我只会微笑,是一种承认的方式吧。没有嫉妒没有记恨也没有自私的想法,只觉得是命运的安排。


7岁那年,爸爸一家移民到英国,把我留给奶奶抚养。妈妈跟我说,我生病了,不能坐飞机,在另一个环境下无法正常的生活,所以我得留下来跟奶奶一起住。是的,我生下来就一直身体不好,从妈妈那得知是因为我的生父总是抽烟喝酒,身体里有太多的毒素因而牵连到了我。我只是生了小小的病,不严重,却生了很长很长时间,始终没有痊愈。我抗拒药,是一种极其厌恶的抗拒,宁愿疼痛在我的身体里肆虐也坚决不吃药,妈妈经常因为这个打我,我怕挨打但更怕吃药,那不该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该让它主宰我的生命。


妈妈走后,奶奶不会管我,她是那么的讨厌女孩子,也包括我的妹妹,何况我还是个不相干的女孩。奶奶只给我一日三餐,把我交给了学校老师。我的语文老师姓韩,也是我的班主任。她是个严厉的巫婆,就如童话故事里的皇后一样恶毒。本不该这样形容一个老师,也许是我的命运太像童话故事,但我不是灰姑娘也不是白雪公主。


我只是一个叫安雅的女孩。


2,依赖


还记得第一次背着书包去学校。那是学校开学第一天。奶奶把我送到校门口交给巫婆,巫婆带我进了一个教室——一年级2班,给我找了个空位坐下,告诉我那就是我的位置。(巫婆是我后来转学后对她的称呼,在学校的时候不敢这么想这么叫)。


在这里读书的孩子都是从幼儿班升上来的,只有我是例外,是靠奶奶和巫婆的关系让我直接上一年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读幼儿园,至今都不明白奶奶的用意,因为现在奶奶已经不在了。我的同桌是我家隔壁的哥哥,比我大2岁,只有他向我伸出了友善的手,我盯着他很久,看着他对我微笑,我沉默着。他看着我拘谨的表情始终对我微笑。


听到下课铃响起,我立刻拿起书包往外跑,任凭哥哥在后面喊我的名字。跑出班级,看到很多小朋友都在操场上玩耍,并没有离开的人,我愕然,不知该去哪,紧紧的拽着书包。哥哥追上我,带我回教室,他告诉我还没有放学,只是第一节课而已。他说了很多,我记不清了。太小了,记忆模糊,只知道当时极度害怕,不知该做什么,一直跟着哥哥。


语文课上,巫婆教同学们写字,每个人都会握笔,都会写字,我又是另类。巫婆走到我跟前,俯下身,用她的右手握住我的右手,教我写拼音。一边还在抱怨我那么笨,在同学面前指责我衣服那么脏,头发也很脏,没有教养的孩子。奶奶不会给我洗衣服,不会给我洗头发,所以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洗了。


放学后,我跟哥哥一起回家。哥哥说让我把衣服换下来带给他妈妈洗,我说不要,我会自己洗的。我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右边的隔壁住着哥哥,左边住着奶奶,我没有跟奶奶一起生活,我选择自己一个人住。奶奶跟别人说我这么小就嫌弃她这个老太婆了,不愿意跟她住,我没有反驳过,是太小了。


我想象着妈妈洗衣服的样子,照着去学,用我无力的小手揉戳着,然后爬上阳台小心的将衣服挂上去。我还会自己叠被子,将被子的四个角摊开一层层折起来,很满足的样子。我在学着生活。我的头发长过了肩,没人给我剪,我把它捆在一起扎成一个马尾,很难看就像个小乞丐。哥哥有次笑话我,说奶奶怎么给我扎了个这么难看的头发,我低头沉默,没有告诉他。渐渐的,他发现了我都是自己这样照顾自己的,很心疼的样子,说“丫头,你好能干,哥哥可以帮你扎头发吗?”他知道我会拒绝就跟我说,我想试试自己的手是否能胜过你个笨丫头。我倔强的回答,我不笨。他就会顺势说,那你敢不敢比。


在以后的日子里,哥哥都会起的很早来帮我梳头发,一起上下学一起玩耍。我没有零花钱,妈妈走的时候说我要用钱的话问奶奶去要,但我从来不会要他们的施舍。奶奶说,我生病了,不能吃零食,所以不给我钱。


记得有次我不小心丢了橡皮,没有钱买新的,不敢向奶奶要,跟同学借了一毛钱,那时候的橡皮只要一毛钱。我说等我妈妈回来回还给你,一直欠着,那同学去告诉其他同学,说我欠钱都不还,哥哥知道了很生气,帮我还给了同学,并告诉我以后要用钱向他拿,我没有勇气。


我很懦弱。


期中考试到了,我满怀期待,希望以成绩去证明自己不比别的孩子差。试卷发回来的时候,我愣住了。语文58分。没有人会在一年纪的语文上还挂红灯,我是第一例。巫婆特地在全班同学面前“夸奖”我,说我自理能力强,要大家向我学习,同学都在笑话我。只不过是因为我在自测能力题里把叠被子,洗衣服都打上了勾,我被认定是个不诚实的孩子。


我没哭,哥哥看着我,他会明白我没有说谎。


考试考的不好是有惩罚的,很严厉的惩罚,是巫婆想出来的。用她的木棒在我的手心上打我扣去的分数,然后站到讲台旁边罚站,帮她檫黑板。每天,我还会固定的到她办公室报到,罚抄作业,是待在办公室走廊的扶手那里抄写,一遍又一遍,直到她看的累了才批准我离开。每节的音乐课我怕都缺席,因为那时我还在抄作业,巫婆说思想没合格的人没资格谈修养,字写的不好的人品行就不会好。哥哥说他要帮我抄,我拒绝了,因为巫婆很狡猾,她会看着的。


我害怕。


在巫婆的威严之下,我的成绩始终是全班第二,倒数的。第一是个白痴,也许是被人欺负成白痴的。她一个人坐在最后面的角落里,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坐,跟她做朋友。她妈妈是个外地人,也是改嫁给现在的爸爸,同学们都知道她的事,看不起她,对她拳打脚踢,她都不反抗。我看在眼里,无能为力。小小的我也不懂得反抗。可我至少有哥哥保护,而她是一个人。哥哥说让我不要和她做朋友,这样连他都护不了我。其实那个女孩并不是白痴,我相信,她是有感觉的,别人打她,她还会对人笑。我不忍心看,看着那些欺负她的同学,我想到的是我们都太无知,不分善恶,只是家长老师强加给我们的以为,他们认为那个女孩很坏,因为她的父母也不好,他们的父母才会让他们不要跟她做朋友。他们也同样善良,天真的无知。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3年,转眼我就读3年级了。在哥哥的保护下,没有人欺负我,我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哥哥会带我认识很多小朋友,可我不愿意开口说话,是不知道说什么。我也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家庭,知道我的故事。我想,哥哥明白我要的,所以他一直保护我。


我习惯了这种依赖。


3.身世


奶奶告诉我,妈妈就要回来了。爸爸一家移民到英国完全是出于奶奶的私心,她一直想要一个孙子。当然也是为了爸爸事业的发展。可是妈妈回来了,还是只有三个人。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多个弟弟。爸爸跟奶奶说他们原本有个男孩,不小心掉了。之后再没有了。其实爸爸并不想再要一个,他也喜欢女孩。奶奶也老了,她说,算了,命该如此。家里重新变的有生气。可我还是孤单的一个人。妹妹是那么的活泼可爱,爸爸妈妈笑的如此之欢,很幸福的家庭。


爸爸知道我已经读三年级了,惊讶小姑娘长这么快,快不认识了。我的头发都留到腰下了。妹妹欢天喜地的跟我述说她在国外看到的世界,奇妙又有趣。我没有羡慕,我并不想出去,我适合待在这里。爸爸听说我的成绩后决定让我转学,她没有征求我的意见,直接给我办好了转学手续。我被动的被转到一个住宿学校,他说那里有老师会照顾我的生活和学习,我能接受最好的教育。我就要和哥哥分开了,我没有去道别,哥哥也没有来找我。在学校的住宿生活对我来说印象不深,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孤独的可怕。没有了巫婆,没有了哥哥,过的更平静。放暑假的时候我穿着妈妈给我买的新衣服去找哥哥,哥哥说半年不见,我变漂亮了。第一次有人夸我漂亮。


我真的满足的笑了。


读四年级时,奶奶走了,走的很安详。我没见到她最后一面,爸爸接我的时候奶奶已经走了两天了,她说让我请假回去送送她。我没有哭。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哭,他们有他们的以为吧。


奶奶走的那晚,做了个梦。应该是梦吧。我辗转难眠,突然看到奶奶站在床前,端着一碗水,爬上床喂我喝。第2天,我告诉哥哥,看到了奶奶,哥哥说那是梦。我执意说是昨晚没有睡着,奶奶真的来找过我。哥哥也不相信。后来我也就当作是做了个梦,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很迷惑,很深刻。


一直没有提过爷爷,是因为爷爷是个老实人,他只会拿着一根烟,在凉亭里坐着,春夏秋冬,不如既往。听说爷爷不爱奶奶,不过是父母之命,别人的撮合而在一起,他以前在蒋介石手下干过,被推翻后在家安稳的过日子,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爸爸出生后他就不管这个家了,是奶奶一个人把爸爸抚养长大,并供他读完高中。爸爸认识妈妈以后事业也有了起色,奶奶是个迷信的人,以为是妈妈带来的福气,便同意了他们的交往。很多事情都是从爸爸寄给妈妈的信里看到的。


我偷看了他们的信,应该是相识的过程,在这个时代叫做情书。情书被压在箱底很多年了,我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的,因为不认识的字太多,所以也只了解个大概。爸爸认识妈妈是在妈妈生我的时候,真的很巧合,妈妈为了躲避我的生父逃到乡下,在快要生的时候遇到了爸爸,爸爸把她送进医院并细心照顾他,天底下真的就有这么一好人,他很同情妈妈的遭遇,我的生父整天酗酒,还对我妈妈动手,妈妈为了我只好逃出家门,来到爸爸住的村里。也许是上天安排,让妈妈遇见了爸爸,爸爸劝妈妈回去跟我生父离婚,我看到了那张离婚协议书上清楚的写着几年几月几日,妈妈跟生父结婚,然后因XXX决定结束这段婚姻。那时看到这张纸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我再稍大些,上初二的时候因某些事情突然想到那张离婚协议书,上面的日期是1982年5月1日,生父和妈妈结婚。而我是在那年12月出生的,那么我是早产?可是妈妈并没有说我早产,医院证明我是足月出生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妈妈骗了我吗?我的生父和我妈妈是家里介绍认识结婚的,妈妈并不愿意,出于外婆的压力他们在认识不到一个月就举行了婚礼。这些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那天我跑去找哥哥,希望她会给我一个想要的答案。怎么找也找不到。路上有个人告诉我小溪旁边有个小男孩为了抓鱼触电,送医院了。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不会是哥哥的,绝对不会。结果我错了,哥哥离开我了,永远。以后的以后,都没有人给我扎头发,没有人背我过小溪,没有人带我进教室,没有人叫我“丫头”了。


我哭了。


哥哥走的第一天,我去了和哥哥一起读书的那个小学,走进一(2)班教室,坐在原来那个位置,巫婆进来看着我,我抬头,她问我是谁,来这干什么?我惊讶巫婆居然会忘记那个曾经被她虐待过的孩子,我很平静的说是随便看看的,便走了。


哥哥走的第二天,我没有去上学,把自己反锁在家里,家里没人,很安静。


哥哥走的第三天,我依然没去上学。老师找上门,我默默的听着老师和妈妈的对话,她们在讨论什么,一点都没听清楚。


哥哥走的第四天,被老师叫进办公室,这回我听清楚了。老师给我讲了个故事: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一直守护着他/她的天使,这个天使如果觉得你的生活太过悲哀,你的心情太过难过,那么她就会化身成为你身边的一个人,也许是你的朋友,也许是你的恋人,也许是你的父母,也许是你仅仅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这些人安静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陪你度过一小段快乐的时光,然后再不动声色的离开.

  

于是你的人生就有了幸福的回忆,即使你以后的道路上布满了风雪,一想起曾经幸福的事情,你就可以依然勇敢.


所以那些默默离开我们的人,其实都是天使回归了天国,比如那些离开的朋友,那些曾经


给过你帮助的陌生人,那些曾经爱过最后分开的人,曾经讲过一个很好听的笑话逗你开心的同学,曾经唱过一首好听的歌给你听的歌手,写过一本好书的作家,他们都是善良的天使.也许你有段时间会对他们的消失感到伤心或者失落,会四处寻找想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到了什么国度,可是到最后,你都会相信,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安静而满足的生活着.

         

于是曾经的那些失落和伤心都将不复存在,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


我听懂了这个故事。


我开始很努力很努力读书。我真的不笨,在不到半个学期就挤进了全班前十。初中的老师都很好,没有再遇到像巫婆那样的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合群。开始交很多朋友,我交到的朋友读书都很差,没有刻意的选择,好像注定我跟他们更聊的来。现在看来应该是当时的自卑心作祟,即使读书再怎么好,都无法跟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相提并论,心里的阴影是抹不去的。


我知道,妈妈是爱我的。高一那年,也是爸爸一家从乡下搬出来,搬进镇里那年,我刚好考入那里的重点高中。妹妹也跟着转学到了我高中附属的中学读书。我鼓起勇气去问关于我的身世。我说我长大了,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身世,妈妈严肃的看着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我说,你骗我,我都知道了。妈妈更大声的训斥我,说我为什么不相信她。我摔门而出。刚来到这个城市,很陌生。凭着直觉一直走,意识中让我不要往人少的地方走,那里危险。所以我尽量走向人群。又是晚上,夜还不算深,我来到附近的小溪边,看着一对对情侣从我身边经过。他们太过甜蜜,没有发现我早已泪流满面。我无声的哭泣着,沿着江边走。无意间发现一天通往对岸的石阶小路。从一个台阶跳到另一个,每两个台阶相隔一米多,我来回不断的跳着,仿佛忘记了悲伤。


回到街上,灯光,人群,晚上比白天还要热闹。夜市上是那么的繁荣。我适合待在这里,没有人会注意到我,喧哗中的一份宁静。猛然间抬头,是爸爸。他说,跟我回去吧,我说不想回去,那不是我家。爸爸告诉我,妈妈在我走后就哭了,妈妈是爱我的。第一次,我知道妈妈为我哭,虽然没有亲眼看到。爸爸还说,妈妈很着急在找你,怕你出事。我跟着爸爸回了家,再也没有提起那件事。


知道自己的身世那又能怎样,能有多大关系。我何必这么执着,伤了妈妈的心。


高中是个很美好阶段。结交了很多朋友。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开朗起来了。会笑了。


从高二开始,我住校。开始留恋学校,害怕星期六的到来。妹妹也住校,很少回家。偶尔我回次家,妈妈都会念叨妹妹不在,家里变的冷清了。我说,以后我要在学校复习,会很少回家。她应了一声,没有多说。学校对我来说比家热闹,习惯在自我意识中长大的我更需要这样一个无限空间,在教条和理念之间寻求自由的天堂。此刻,心是自由的。


喜欢晚自习,学校有规定,高二的学生必须上完两节自习课,第三节自我调节。通常在第二节结束之后我都会跑到操场上,找个高处的地方享受黑夜的宁静——单杠。远处会看到一对对情侣偷偷在操场上约会。偶尔教导主任会拿着手电筒去“捉奸”,高中的恋情是不被允许的,即使双方父母支持也会被学校抹杀。

 

高考结束了,每个人都准备着走自己的路,填志愿选专业,又是一场离别。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是谁说的,我们要做最好的人,在各自的领域里创出一片天,然后再相聚连成一个世界。我们真的能够再交集吗?那时很肯定感情是不会断的。


那年,我拖着行李离开了那个家。这次的离开是带着祝福的。我不愿意他们送我去,我要一个人走。他们没有强求,叮嘱我路上小心,到了学校打个电话回家。第一次,我可以坐火车开始另一条路——大学,我来了。

  

4,爱情


“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你会选择哪个?”


“为什么爱我的和我爱的人不能是同一个人?”


“如果不是呢?”


“我会一直等待那个人出现”


“我会祝福你!”


这个问题很可笑,我的回答也很可笑。也许当初就是那么单纯执着。原来我们都是傻瓜。


和他相遇是命中注定吗?


大一刚进来,我还是选择了操场作为我开始熟悉的地方。大学里没有强行的自习课,我也不喜欢去图书馆呆着,还是会在固定的时间坐在操场的看台上。渐渐的发现好多情侣都选择在这里约会,我便转移了场地,跑到篮球场边的一棵大树下坐着。


篮球场上偶尔会有几个男生在打篮球。日子久了,我开始关注他们打篮球。寂静的夜里能清楚的听见篮球触地弹起的声音。没有喝彩声,没有掌声。


有一天晚上,篮球场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惊讶突然之间的异样,让我有种失落感。我还是坐下看着空空的场地。一个男生突然在我后面出现,拍了拍我的肩。我抬头望着他,欲言又止。想问他为什么今天不打篮球,可是又感觉有点多管闲事。他对我笑了笑,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我们就这么认识了。我知道,他叫陈杰,体育系二年级1班,也是校篮球队的。我告诉她,我是中文系一年级2班的安雅。初次认识,我没用说很多,一直在听他说话。他问我喜不喜欢篮球,我说喜欢,问我喜不喜欢过节,我说喜欢,问我喜不喜欢逛街,我说喜欢。很少人问我那么多问题,答案还是两个字。最后他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脱口而出,喜欢。


很后悔。说错话了。自己吓了一跳。正想开口,便被他紧紧抱住,来不及反抗来不及思考。


“做我女朋友好吗?”


“我。。。。。”


“让我保护你!”


很熟悉的感觉,哥哥也曾这样对我说。那是的心跳的很快,我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爱情来的那么快,我不曾触觉到它是否真实就已经开始了。是爱情吗?落落说爱情开始于心跳的感觉,我说那气喘的人呢?她气呼呼的冲着我打,死脑筋的人。


落落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对一切都充满美好的幻想,跟她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了要好的朋友。她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可跟她出门还是会迷路,她是路痴,我是路盲,还真的很搭调。她有一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是艺术系系草,是她的最大骄傲。


落落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第二天晚上,我依然在那个地方等他,他教我打篮球。我有好多疑问,好多都来不及说出口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我对他的了解几乎是空白,跟我现象中的爱情是那么不同,很害怕,很不安。


他带着我去吃甜品。那是一个很有特色很温馨的小店,里面装饰着各种画报,在其中一个墙角有块地方是留给顾客的,上面贴着各种不同的便利贴,写着心愿。我提议一起来写心愿,共同见证。他说很幼稚,没有去写。我知道他喜欢篮球,每天让落落给我上一堂篮球明星课,听的我很想睡觉。他喜欢唱歌,硬是要求我为他开口,可我就是开不了口。他认识的人很多,每次去吃饭总会遇到熟人,我插不上话。


我和落落说我越来越不安,是不是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我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甚至我感受不到彼此的爱。


傻瓜,要相信自己!落落总会说一些很温暖的话来安慰我。


11月22日,他的生日。他说约了朋友一起庆祝,希望我去。那些朋友我见过,也是一起打球的。只是从未去接触过。我答应了。他带我去了一个我从未进去过的地方——迪厅。灯光忽明忽暗,嘈杂的音乐还有疯狂的人,对他们来说那是天堂,在我看来是一刻也不想多留的地狱。那一晚我都没说话,却无意中听到了一个秘密。


我跑出迪厅,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他跟着跑出来,拉着我说对不起,听我解释。


我给了他一巴掌,转身就走。


我打电话给落落,落落问我在哪,过来接我。我说,落落,我真的是傻瓜,我只是他的一个赌注。我一边哭一边向落落述说。落落也哭了,你干嘛哭啊,害的我也跟你一起哭。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欺骗我,仅仅是跟同学的一个赌注,赌我一定会爱上他。那个晚上他们是故意走开的,为的是制造一个认识的机会。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会不安。


落落安慰我,恶意的谎言是最恶劣的行为,伤害善良的人一定不会得到幸福。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还不曾拥有。我们都值得拥有幸福,相信有那么一天,我们都会很幸福!


看着落落坚定的眼神,我默默告诫自己,不要轻易妥协,不要表现软弱,不能轻言放弃!相信自己!


关机,睡觉,明天会是新的开始。


第二天,


手机里爆满了短信,未接电话。我保持着开机状态,调成静音,看着它一遍一遍的闪。心里默念,不要去想。落落却我接电话,始终要面对的。我说,我需要时间去面对。


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也没有来找我。电话也越来越少,也许他已经忘记了。


人文课上,我漫无目的的在书本上图画,教授的声音像催眠曲不断在耳边荡漾。不知不觉沉睡过去。突然,被落落从睡梦里叫醒,朦胧中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了?我无辜的望着落落,落落使了使眼神,我看到窗外有个熟悉的身影,是他!


原来他还记得我,是该庆幸吧。安雅,绝对不能妥协,绝对不能


想象过千万种分手的场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却不敢抬头看他,我并没有对不起他,为什么不能。


也许平静的结束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很简单吧。不过是短短两个月,从认识到结束居然会这么自然的发生,那么虚幻。


圣诞节来临,不知从什么时候,西方的节日在中国流行起来,情人节圣诞节成了我们这群年轻人热衷的节日。


圣诞节本是西方的春节,是耶稣诞辰,在圣诞节,大部分的基督教教堂都会在12月24日的平安夜举行礼拜,然后在12月25日庆祝圣诞节,高中时曾经跟杨静,晓琪偷偷跑到教堂里过平安夜,跟教徒们一起祷告,看各种丰富的表演。虽不是教徒,有时候也会用祈祷的方式去相信耶稣会帮我们度过灾难,一种简单的信仰,我们立于佛和上帝之间,只要是好的都可以去相信!


这是进大学的第一个圣诞节,我却在失恋的悲伤中度过。与其说是悲伤不如说是孤单。虽然没有失去什么,却在人生的一部分中又填充了些许遗憾,原来我是孤单的!手机里是满满的祝福,心底里是满满的孤单。电话铃声响起,是陈杰。


我们从来都没有好好认识过彼此,那晚,平安夜,我们居然可以那么自然的去聊天,仿佛是刚认识的朋友,说笑谈天,他也没有出去过节,不想去陪衬这个节日。


他是一个心高气傲的男生,富裕家庭长大的小孩多多少少有些脾气,很少会替他人着想,也算不上坏,唯一对待感情太不负责任,这是我下的判断,他并不承认。他说他也在付出感情,只是很容易厌倦,但从来没有对不起过任何一个女孩,而我是例外。他的话里我听处了愧疚之意,所以在心里早已原谅他,也许成为朋友是最好的结局。


我并不后悔遇上他,没有失去什么,却拥有了一个真心的朋友。


落落为了这事跟我翻脸,她怕我再次被欺骗,看着她生气的表情无奈的离去,心里非常难受。为了一个欺骗过我的人跟落落吵架,所有人都不会理解我的。可我并不想跟任何人产生矛盾,宽容和原谅难道有错吗?


我真的好希望得到落落的理解,很无助。就连杨静和晓琪知道这件事后也把我教训了一顿,我知道她们都太为我着想,无法理解我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想哭,眼泪却莫名其妙的控制不住流下来。


跟落落冷战了一星期,不讲话,也不在一起吃饭,在寝室里进进出出,无视对方的存在,其她人都试着给我们说话的机会,但是同样那么倔强,谁也不妥协让步。


连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下了场雷阵雨,硬是撮合我们和好。那天我正好没带伞,雨下的很大,在教室到寝室的路上,我顶着课本准备冒雨回去,落落怕我会感冒生病,只好为我撑伞,那时好感动。听到落落又开始数落我,别提有多开心,她还是忍不住要关心我的。这样的场景在偶像剧里经常出现,只是发生在我们身上另有一番味道。感谢老天爷的眷顾!


落落终于不生气了,不代表她认同我跟他成为朋友。她说要找个她信赖的人把我托付给他,省的她操心。我说,你自己先照顾好自己吧,都要操心成老妈子了,以后要没人爱了。落落在我眼里也是很需要人照顾的孩子,虽然学习成绩好,能歌擅舞,能说会道,但是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连个泡面都不会煮,如何照顾自己呢?


而我,习惯了孤单,也习惯了生活,对我来说,生活上的独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有个成语叫久病成医,很适合我。对于饮食和健康特别敏感,高中的时候杨静生病也是我照顾的,还建议我以后当医生。但我对药物的气味很抗拒,无法适应那种环境,我说我以后只要能照顾好自己和身边的人就足够了。


和他成了朋友,让我懂得了很多。对于他的生活他的世界很好奇,从未触摸过。做朋友和做恋人很不同,如果当初没有赌注,或许我们一开始就是朋友。他对我也是无话不谈,他身上有一种很强的叛逆力量,所以他敢做我不敢做的事情。真不知该不该欣赏,我需要这样的勇气,但是后果无法去承担。我永远也没办法像他那样吧。


落落担心我的欣赏会变成喜欢,每天提醒我不要深陷。其实我很清楚我和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理智多过于欣赏,他并不适合我。


大二新学期,落落和小文创立了一个社团——红楼梦之社。用真正的表演去诠释文学。


我也成了其中一员。在那里,认识了落落的“男朋友”秦跃,很儒雅的一个男生,第一次见面就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很熟悉。他是落落推荐过来当男主角的——贾宝玉。而我却成了林黛玉,落落是薛宝钗,谁也不曾想到这样的角色注定了我们三人的结局。当初并不想当主角,我不该是主角。是的,秦跃会爱上我,我早已查觉,只有落落还在继续扮演那个角色,故事里外都被我们欺骗。我欺骗了她。也许早点告诉她我们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秦跃一直都在默默的关心我,每次排练都会让我想起哥哥,我以为那是错觉,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不管我怎么保持距离怎么躲都无法让故事按照我的思维发展下去,他的沉稳和细心很难让人不爱上他。他仿佛看穿我的心事,知道我的过去一样,慢慢走进我的心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是属于落落的,尽管他不承认,当落落是妹妹,我也不能去伤害善良的落落。


注定了要发生的事情还是无法阻止。


那天,我找小文谈退社。找了千百个理由,都无法说服她同意。最后只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小文,很巧合的是落落听到了。本以为靠我自己的力量可以不让落落受到伤害,结果却伤的更深。


对不起,落落,我不会抢走你的秦跃,真的对不起


我们不再是朋友。


这是我从落落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一直都萦绕在我耳边。


落落搬出了寝室,我知道她一定很恨我。


我告诉了陈杰,好像唯一想到的也只有他。


他说他也爱上了我。在不知不觉中。


他说我是他认定的女孩,第一次那么认真。


直觉告诉我他是认真的。


爱上一个人,我错了吗?被另一个人爱上,我有错吗?


是的,我错在爱上了最好的朋友爱上的那个人,偏偏就是他。


我还是选择了陈杰。我希望得到落落的原谅。告诉她,其实我爱的人是陈杰。


秦跃并没有强求。他尊重我的选择,他说会等我,一直在我身边。


我说落落是个这么好的女孩,你该去他身边的。


他坚持,我更坚持。


毕业那天,秦跃出了车祸,失去了双腿。我去看他,落落守在病床前。他却不说话,我看到了他深邃的眼睛里充满着悲伤,我知道他失去的不仅仅是双腿,而是坚持的信念,他不能再为我坚持了。


离开后,我发信息给落落,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什么,但还是想跟她说,好好照顾他。


落落回了我信息,她说会的。


我没有告诉落落我和陈杰已经分手了,这次是我甩了他,我不能再以同样的方式伤害一个爱我的人。


我记得他走的时候说的话,他恨我,他会恨我一辈子。他说其实我才是最残忍的,我用我的善良去掩饰自己的自私,从来都不懂得付出,那才是最残忍的。


他的话刺痛了我的心。


毕业了,回家。我已无处可去,离开了记忆中的城市,继续扮演别人生活中的配角。


我不想工作。爸妈似乎都老了,沧桑了许多。


我告诉妈妈我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答应了。


我要准备去旅游,到中国的各个角落。那是他的心愿。他说过要看看自己成长的国家,寻找最初的梦想。现在,只有我来替他实现。


来源 : 牛犊网(公众号 : Newdur),欢迎转载和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